莫玄 / 《网摘》 170 天前

伍柳派丹法的特级绝密,不知道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阅读 75 · 评论 · 参与

 著名神仙学家  陈撄宁先生:

     《湖南省常德电报局某君来函(并答》:

       伍冲虚、柳华阳二位所做的工夫,下手着重在调息,而不在乎守山根。“心息相依,神气合一”是他们最要紧的下手诀。

         著名丹道学家  张义尚先生:

         北派七真,皆出王重阳一门,其中以邱长春之龙门派为最盛行,传至冲虚伍守阳,著《天仙正理直论》、《丹道九篇》,其徒柳华阳复作《金仙证论》、《慧命经》,力主清净功法,移阴阳于身内,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,仿易道无极而太极,两仪四象之理,逆之而复归于无极。其初关小周天功法,据云以神定息,合先后二气而返为一炁,百日筑基,可以复还童体。然后来有志之士,依之修习,百无一验,纵有所得,亦是依稀仿佛,虚幻不实,是何故乎?

        反复思考,始知一缘未得师指,不能尽合仙机,一则昧于穷理尽性之功,忽略最初还虚之论,直以识神为元神,于阴阳未交,微阳未产之际,即强行搬运,空转法轮,等同儿戏,此系学者自己盲昧,非古哲立言之有谬也。

         须知身内阴阳交媾之功,西派曰“钻杳冥”,以李涵虚之资禀,犹言在洞天中学“钻杳冥”七八年,然后稍有把柄。曹文逸《大道歌》亦云:“形神虽曰两难全,了命未能先了性”,可知决非一蹴而能就者。因地不真,则果招迂曲,动言周天已通,筑基已成者,自欺欺人耳。何况诀中有诀,法外有法也。

 

伍冲虚真人秘本《仙佛合宗》序

(伍柳派丹法特级绝密大揭秘)

 

汪东亭

 

周子曰:“天地间,至尊者道,至贵者德。”夫道者,《老子》云:“吾不知其名,强名曰道。”抱朴子曰:“虽是强名,已失至真。”是此道也。德者,《大学》云:“在明明德。”朱子云:“明德者,人之所得乎天。”是此德也。又曰:“至难得者人,人而至难得者道德。”有于身而已矣。余云:能知此道、此德,方是真得道德。今既得人矣,而不知此道、此德,亦与不得人者同也。欲要知此道、此德,务必穷究造化,则得主宰矣。如何是造化,且如此身,因造而有,父母未交,则是未造之前,有象乎?有名乎?有我乎?生老病死,则是既化之后,有象乎?有名乎?有我乎?前后两既俱无,安得中间偏执有我耶!吾今追本穷源,究到实际,只是一个虚空,故曰“神仙不肯分明说,说得分明笑杀人”。如是圣人莫可如何,无有言说,强图之如此○而已。其实外面的黑边,都是无有。儒曰:“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。”又曰:“圣人与太虚同体,与天地同用。”道曰:“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”又曰:“虚空粉碎,粉碎虚空,方露全真。”释曰:“不可思议,一片太虚。”又曰:“本体,本虚空也。”功夫做到此处,方可言道德有之于身也。纯阳翁云:“天地不能生万物,虚空能生天地。”虚空无际,深得万物之性,故又能生万物。是虚空为天地万物一大父母也。试思虚空能生天地,与周子《太极图》云:“无极而太极”,是一耶?二耶?噫!儒、道何尝有分别也!谭子《化书》云:“虚化神,神化气,气化血,血化形,形化婴,婴化童,童化少,少化壮,壮化老,老化死,死复化为虚,虚复化为气,气复化为物,化化不间,犹环之无穷。”夫万物非欲生,不得不生;无物非欲死,不得不死。任他尘生尘灭,万死万生,不能脱离劫劫生生,轮回不绝,无终无始,如汲井轮。呜呼!人亦万物中一物也。上至帝王卿相,下至贫贱乞丐,皆是如此。而不知者,此身虚幻,是四大假合之物,速如水上之沤,瞬若石中之火。人寿虽曰百年,迨其七十,固亦稀矣。抱朴子云:“人生在世,日复一日,如牵牛羊以诣屠所。”此譬虽丑,实确然也。又云:“况无锱铢之来,而有千百之往。”又云:“江河之流,难盈无底之器。”悟么?朝伤暮损迷不知,丧乱精神无所据。细细消磨渐渐衰,耗竭元和神乃去。阖辟之机一停,呼吸之气立断。呜呼!生死机关,其速如此。世人何事而不肯回心向道耶?龙眉子云:“不向此生生里悟,此生尽处作么看。”纯阳子云:“万劫千生得个人,须知先世种来因。速觉悟,出迷津,莫使轮回受苦辛。”和阳翁云:“百年事业黄粱梦,一世勋荣萤触辉。古来将相千千万,结局惟有土一堆。”三复斯语,能不怃然失乎!

 

余于幼年,就知有此一大事,因缘故此,嗜慕玄学,搜罗丹书。因访友江西,觅得伍冲虚秘本《仙佛合宗》一部,与各省所售,大不相同。后得吴师解说,师曰:“此书全部,尽言火候,真丹家至宝也。”最奇妙者,以“心息相依”四字,直贯到底。惜乎“虚空一着”,尚未发明。噫!吾已怀抱四十余载矣,故今作序,尽说虚空,以补其缺,共成全璧。

 

前月有宁波定海邵林睦君,道号悟本,问道于余,因见此书,不觉骇然,于是大发慈悲,解囊刊印,以公同志。得读此书者,不但不入旁门,亦不得被伪师所惑,皆邵君之德也。

 

如得诀者,则在虚空中下手,即是性命双修。若离虚空,别无路矣。经云:“天地有坏,虚空不坏。”就在这个不坏之处,修成这个不坏之人。古仙赞云:“人爵不如天爵贵,利名哪有道名高。”诗曰:“总皆世上播英雄,做尽功名到底空。唯有金丹最灵妙,大罗天上显神通。”人生到此,宁不快哉!张景和云:“若向未生前见得,明知必是大罗仙。”吕纯阳云:“穷取生身受气初,莫怪天机都泄尽。”尹清和云:“欲识本来真面目,未生身处一轮○明。”张紫阳云:“劝君穷取生身处,返本还原是药王。”盖此四翁,乃列仙中之铮铮者,皆教人在虚空中下手也。

 

《炼虚歌》云:“为仙为佛与为儒,三教单传一个虚。亘古亘今超越者,悉由虚里做工夫。学仙虚静为丹旨,学佛潜虚禅已矣。扣予学圣事如何?虚中无我明天理。道体虚空妙莫穷,乾坤虚运气圆融。阴阳造化虚推荡,人若潜虚尽变通。”此莹蟾子言,三教单传,皆在虚空中作为也。《性命圭旨》云:“修炼金丹,全在玄牝一窍,而采取在此,交媾在此,烹炼在此,沐浴在此,温养在此,结胎在此,至于脱胎神化,无不在此。修炼之士,诚能知此一窍,则金丹之道尽矣,所谓得一而万事毕者是也。”夫玄牝一窍者,玄,天也;牝,地也;一窍者,一个虚空也。此又言,始终工夫,寸步不能离虚空也。可与张紫阳《金丹四百字序》同参,则更明白矣。和阳子《虚中歌》云:“我身自向虚中来,我身应向虚中去。来来去去在虚中,可于虚中种业树。种得业树根株深,枝条充塞去来路。”此又言生死轮回,皆是虚空主宰,能在虚空中种这业树者,则无有生死轮回矣。

 

余云:耳不虚空不能听,眼不虚空不能视,鼻不虚空不能嗅,口不虚空不能说话,手不虚空不能执捉,足不虚空不能奔走,身心不虚空,不能舒畅则病矣。又口鼻不得虚空不能呼吸则死矣。试思后天尚不能离,况言先天乎?推之万物,皆是如此。故孔子曰:“百姓日用而不知。”而不知者何?而不知虚空是生天、生地、生人、生万物之宗祖也。最可笑是今日之学者,不但不识宗祖,反硬在身上有形有象处强猜瞎摸,以为是道。余谓确实是乡里人交媾,雌雄在外鼓舞,欲望生子,不亦远乎?钟离翁曰:“涕唾精津气血液,七般灵物总皆阴。”泥丸翁曰:“精神魂魄心意气,观之似是而实非。”中一翁曰:“一身上下总皆阴,莫把阳精里面寻。”清和翁曰:“有形终有坏,无形始是真。”审似此四翁,到底说些甚么话也?

 

吾辑张真君诗五首,以交同好。一、人言心下一包空,精气元神聚此中。何以痴人容易惑,盖缘不识主人公。二、妄言一窍在眉心,直入三分可许深。误杀世人真可笑,如将瑜石作黄金。三、有言脐下寸三分,作用金光此处存。岂识此中阴浊气,炼成秽臭不堪闻。四、两肾中间一点明,痴人守此欲通灵。谁知此处皆阴气,若比阳精隔万程。五、脐轮后与肾相连,两处空空总后天。若问先天玄妙处,除非得遇至人传。总之,传“心息相依”四字也。夫此四字,真实平常。《老子》曰:“道之出口,淡乎其无味。”然而始终火候,尽是此四字变化,故解者曰:“无味之中尝有味”是也。噫!古来多少大才、大学者,皆因无味弃之,则是当面错过也。昔马祖参海蟾真人五次,亦因无味,及见紫阳真人,方得明白,故《自然集》中,有“五遇海蟾为弟子”之句.

 

上阳子云:“火候之奥,非可一概而论,中有逐节事条,可不明辨之乎!”譬如“心息相依”,是算法九九八十一归除;逐节事条者,是火候之细微也。而其中变不尽变、化不尽化者,则是见子打子也。岂易知哉?不明辨之,可乎?凡是求师,务必执弟子之礼,虚心下问。初下手,如何是炼己筑基?如何是炼己纯熟?则是基地坚固,再如何是文火?如何是武火?如何是文火转武火?如何是武火转文火?如何是卯酉沐浴?如何是子午沐浴?如何是十二时中皆沐浴?如何是文烹武炼?如何是活子、活午?如何是真火、真水到宫?如何是乾坤子午交?二八两月,刑德生杀。如何是坎离龙虎交?上弦下弦,半斤八两。如何是采取温养?如何是熏蒸封固?如何是武火野战、文火守城?如何是起巽风、运坤火?如何是进阳火、退阴符?如何是勿忘勿助?如何是有息为一候、无息亦为一候?皆以此书印证,参悟明辩之也。

 

紫阳翁云:“契论经歌讲至真,不将火候著于文。要知口诀通玄处,须共神仙仔细论。”《性命圭旨》云:“起手时,有救护补益之功;二节,有流戊就己之功;三节,有添油接命之功;四节,有助火载金之功;五节,火炽而有既济之功;六节,胎成而有沐浴之功;七节,温养而有乳哺之功。”夫此七节,全是火候变化,必得真师仔细论也。又救护补益内,有张三丰“钻字诀”;流戊就己内,有费长房“缩地诀”。此二诀,玄奥精微,定要真师仔细论也。

 

更进申之,金丹之学,自始至终,火候变化,全在外面运用,总与人身毫无干涉。《玄要篇》云:“傀儡当场会点头,应知总是线来抽。”又云:“体隔神交理最详,分明下手两相当。”吾若妄说,数百年前,三丰祖师早已妄说之先也。《道德经》云:“后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”老子亦妄说乎?咦!悟到与人身毫无干涉,尚是皮毛;穷至实际,必要与心意、知识,一切概行,毫无干涉,方是先天大道。《阴符经》云:“自然之道静,故天地万物生。”《道德经》云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《参同契》云:“自然之所为,非有邪伪道。”《入药镜》云:“但至诚,法自然。”吾若错误,数千年前,四家祖书,早已错误之先也。《五千言》云:“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孰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况于人乎?”老子亦错误乎?悟么?凡是人身,心意知识,概行毫无干涉者,皆是父母已生身之后,有形、有象之后天,不是父母未生身以前,无形、无象之先天也。如有一毫夹杂,则是有私,有私则不是自然。不自然,则不是双修性命矣。

 

呜呼!吾岂好辩哉?吾观诸家著作,言说虚空处极多,奈何学者,皆不留意,总是身上强猜瞎摸。如不下功便罢,假若下功,毫无效验,久之大病一场,无药可医,反责自己工夫不勤。天乎!天乎!吾心著实不忍,今得畅言,大快乐也。

 

或问:既不用身心、知识、意,效验如何得见?

答曰:只要外面火候不错,则身中自然效验。悟么?《龙虎经》云:“磁石吸铁,隔碍潜通。”真一子云:“从来真火无形象,不得师传也大难。”余谓:就与《教外心法》、《性命合篇》、《道统大成》内《女丹诀》,三书合参,足可思过半矣!

 

时宣统二年冬月望后海阳汪启濩东亭氏撰